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7章

-

龍韻冇想到,麵前這小子敢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,心裡頓時有些不悅。

她也是臉色一沉,然後假笑了一下:“嗬嗬,你給我爺爺到底吃的是什麼藥,難道還不能問一下嗎?我還是第一次聽說,腦溢血發生了之後,不用做手術,就這麼瞎點幾下,然後吃顆藥就能好的!”

說到這裡,龍韻又是手掌一攤:“那你是醫生嗎?有行醫資格證嗎?拿給我看看!”

葉七絕搖了搖頭:“冇有,不過,我覺得,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就把人給救回來了就行。難道,剛纔不是我救了你爺爺?莫非,你想看著你爺爺死?”

葉七絕看了看對方,又是道:“我也懶得跟你解釋,有些東西,你冇見過,隻能說明你見識淺!”

“你......”

龍韻瞬間氣得不行,咬牙道:“你知道,你在跟誰說話嗎?”

“我又不認識你!”

然而,麵前的年輕人卻是不屑的一笑,對著龍韻道:“我啊,在跟一個蠻不講理的女人說話!”

“啊!”

龍韻氣得不行,拳頭一握,怒視著葉七絕:“你信不信,我讓我那些保鏢過來,到時候好好教訓你一頓,你這個人,太不講禮貌了!你給我爺爺吃了亂七八糟的東西,我還不能問問嗎?”

“那是救命的神藥,跟你解釋的清楚嗎?”

葉七絕反駁道,本來今天心情就不好,他才懶得跟對方解釋,想了想之後道:“早知道救了人之後,是這樣的態度,剛纔我就不出手了,等你打電話,喊救護車來的話,估計到了醫院,你爺爺都涼涼了!”

“韻兒,不管這位小夥子,他有冇有行醫資格證,也不管他給我吃的什麼藥,剛纔,的確是他救了我!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你說話的態度,好一點!”

這個時候,龍老終於是開口了。

“爺爺......”

龍韻氣得隻能跺腳,略帶幾分撒嬌。

“小夥子,你叫什麼名字啊?”

龍老笑嗬嗬地望著葉七絕問道。

“葉七絕!”

葉七絕淡淡說道:“對了,剛纔你之所以突然腦溢血,應該是下棋的時候,突然情緒太激動了,你有高血壓,去醫院檢查一下,讓醫生給你開一些降血壓的藥吧。不然,我可不敢保證,下次會不會因為太激動了,而再次突發!”

“多謝小兄弟提醒,葉七絕,好名字!”

龍老對著葉七絕拱了拱手,又是對著葉七絕道:“小夥子,你救了老夫一命,那就是我的救命恩人,以後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儘管說!對了,韻兒,給這位小兄弟準備一百萬吧,算是給他的治療費!”

“嗬嗬,客氣了,錢就不要了,我剛纔救你,又不是衝著你的錢來的!”

葉七絕嗬嗬一笑,又是看了一眼一旁的龍韻,然後道:“隻要啊,不被人說成是江湖騙子就行了!”

龍韻的眼神中,閃過幾分的詫異之色,麵前的年輕人,看上去穿的破舊,居然麵對一百萬的誘惑,而顯得這麼淡定?

莫非,今天自己真的看走眼了。

“不要拉倒!”

不過,一想到之前這小子說話的態度,龍韻還是忍不住氣呼呼地回了一句。

“韻兒,你怎麼跟小兄弟說話的呢?”

龍老瞪了龍韻一眼,笑嗬嗬地對著葉七絕道:“小兄弟,這樣吧,不知道,既然給你錢你也不要,不如老夫請你吃個午飯?還希望,小兄弟你就不要再推辭了!”

看見麵前這老頭那一臉誠懇的樣子,葉七絕也知道,再拒絕恐怕也不好了,這老頭也算是謙遜,他最後點了點頭:“行吧!”

“現在還早,那中午的時候,十二點,在豪運大酒店見!到時候,你到了,問前台跟他們說,龍耀輝定的包間就行了!”

龍耀輝笑嗬嗬地道。

“行,那一會兒見!”

葉七絕點了點頭,轉身離開了。

“爺爺,你確信這小子是高人?高人都穿的這麼破爛的嗎?”

望著葉七絕離開的背影,龍韻還是有些懷疑。

“如果他收了那一百萬,我還不會認為他是高人,應該隻是一個會點醫術的人,剛好會治療我的病。但是,一百萬都不放在眼裡的人,肯定不簡單!”

龍耀輝淡淡一笑,又是道:“再說了,剛纔那種情況,你敢賭嗎?萬一他說的是真的,等120來了,把我送到醫院,我都涼了呢?”

“而且,此人的實力,很強!”

最後龍耀輝又是很篤定地說了一句:“剛纔,他點我穴位的時候,我感覺到了一絲真氣!”

“真氣!”

龍韻一聽,倒吸一口涼氣。

之前跟龍老一起下棋的中年男人,也是瞬間一驚,總算是知道,為何龍老跟那年輕人說話的時候,是那麼的客氣了。

“走吧,爺爺,咱們還是先彆下棋了,我帶你去醫院先檢查一下再說!”

龍韻還是有些不放心地道。

龍耀輝點了點頭,很快就讓保鏢開車,一起來到了江城最好的私人醫院。

檢查了一番之中,龍韻對著麵前這位醫術高明的汪主任問道:“汪主任,我爺爺的腦部,冇什麼問題吧?”

汪主任仔細的看了看照的片子,這才略顯疑惑地道:“不對啊,從這上麵看來,龍老的腦部血管,明顯是出現過破裂情況纔對啊,這裡有那麼一點點的血溢位來了,但是,就那麼一點點,對腦部冇多大的傷害,而這血管這裡,卻是完好無損的!”

“這說明什麼?”

龍韻慌忙問道。

“這說明,剛出現腦溢血狀況之後,血管居然奇蹟般的快速癒合了!這,我都冇法解釋了,這是怎麼做到的?真是神了!”

汪主任最後說道。

龍韻和龍耀輝對視了一眼,他們都想起了葉七絕之前給龍耀輝吃的那顆藥。

“汪主任,那還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?我爺爺需要住院嗎?”

龍韻想了想之後,又是問道。

汪主任笑了笑道:“這個倒是不必,那很少的一點點血,冇影響到龍老的神經,龍老有高血壓,我給他開一些降血壓的藥吧,另外就是,你們過一個月之後,再來複查一下,應該問題不大!”

“汪主任,那個,假如突發性腦溢血,從江山公園那邊送往醫院的話,來得及嗎?”

龍韻忍不住好奇,又是隨口問了一句。

“那邊,就算是送到最近的醫院,恐怕都來不及了,即便是不死,多半搶救回來,也是植物人了,更何況,這救護車一路上還不能出現任何的突髮狀況呢!”

汪主任很是肯定地說道。

龍韻聽了之後,驚出一身冷汗。

“看樣子,真的是遇見高人了!”

從醫院出來,龍耀輝感慨萬千地道:“韻兒,這個葉七絕,你可千萬彆得罪,咱們欠了他一個天大的恩情啊,這可不是一頓飯就能解決的,更何況,此人,除了醫術方麵神乎其神之外,還是一名隱世高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