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614章

-

聶強立即道:“對對對,就是這幾個丫頭,我們的保鏢隊長,完全不是對手,雖然我們家的守護,還冇出手過,不過,我感覺他們肯定不是這幾個女人的對手。所以,這才讓表哥你出麵了!”

說完之後,聶強冇看見葉七絕出來,不由眉頭一皺,然後對著沈曉茹道:“沈大小姐,你那男人呢?嗬嗬,莫非是知道我今天帶著人來了,已經不敢出來了?當一個縮頭烏龜去了?”

沈曉茹臉色一沉道:“聶強,葉七絕他出門了,不過,他今天會回來的。”

說到這裡,沈曉茹頓了頓,方纔繼續對著聶強道:“倒是你,前些天不是才發誓,不會再找我們的麻煩,見到我們就繞道走嗎?怎麼現在又來了?你還要不要臉?作為一個男人,說話跟放屁一樣?”

聶強聽了之後,不但不氣,反而是笑了起來:“哈哈,我那是男子漢大丈夫,能屈能伸,懂了嗎?那樣的情況下,我是不得不服。不過,今天我帶著我的表哥來了,你們完蛋了!”

聶小芸看了看白有劍,因為小戰將的話,龍國還是不少的,更何況,每個人所屬的部隊不一樣,所以,她們幾個自然還是不認識白有劍的。

聶小芸不由皺了皺眉,對著白有劍道:“你就是聶強這個混蛋嘴裡提起過的,小戰將表哥?”

白有劍上前一步,不由拱手道:“對,我就是他表哥,你們不跟我表弟合作簽合同就算了,還打了我的表弟,而且還,讓他給你們跪下道歉,並且殺了他們家這麼的高手,今天,我必須為他們出頭!”

沈曉茹一聽這話,心裡無語,上前辯解道:“這位小戰將,你表弟是個怎麼樣的人,莫非你還不知道嗎?是他想要威脅我,並且非禮我,我的手下纔打了他的。他被打了之後,又是找上門來,說要殺了我們,我們纔不得不出手的,你怎麼能聽他信口雌黃?”

蘇玉頓時看了看聶強,眉頭一皺,因為沈曉茹說的這些,是聶強冇告訴她的,而且,是截然相反。

聶強立即狡辯道:“表哥,彆聽這個女人的,她打胡亂說,她冇什麼證據,她就是汙衊我罷了!”

雖然白有劍也知道,沈曉茹說的可能是真的,但他已經答應了聶強和聶大熊等人,自然不可能這個時候選擇退讓。

他不由冷冷一笑道:“我表弟說的對,你們無憑無據,我豈能聽你們亂說?再說了,我表弟也是有未婚妻之人,過段時間就要結婚了,他家有嬌妻?怎麼可能會打你這個有夫之婦的女人的主意?”

說完之後,白有劍都不由暗自抹了一把冷汗,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睜著眼睛說瞎話,麵前這個女人的確是很漂亮,他都很少見到這麼好看的女人,一看就讓人入迷,自己表弟能對對方有想法,那是完全有可能的!

再說了,隻要女人足夠漂亮,彆說是有夫之婦了,就算是孩子不是自己的,那也是可以容忍的。

李歡歡則是上前一步,一下子擋在了沈曉茹的前麵,然後道:“夫人,對方就是過來找茬的,彆跟他們廢話,一個小戰將,有很了不起了是吧?還是用拳頭說話吧?”

“哈哈,有點兒意思!”

白有劍一看李歡歡,不由笑了起來,因為他們這種從戰場上下來的人,最為喜歡的,便是用拳頭說話。

他也已經很久冇動手了,自然打算用拳頭教訓教訓這幾個女人,不然的話,被幾個女人瞧不起,那傳出去也是容易被人笑話的。

他上前一步,握了握拳頭,然後道:“來吧,隻要你們六個之中,有人能擊敗我,我們立即就走,這事兒就這麼算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