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496章

-

沈家的其他人,一個個這才放心下來,眾人也都散了去。

等到眾人都散開了之後,蕭鳳則是對著葉七絕責備道:“葉七絕,你這個傢夥,跑去哪裡了?幸虧人家蘇戰王大度,不然的話,咱們要是得罪了蘇戰王,那可就麻煩了!”

葉七絕則是滿不在乎地道:“媽,你放心吧,人家蘇戰王是率領過千軍萬馬的大人物,怎麼可能因為這麼一點兒小事兒就不高興呢?放心吧,冇事兒的!”

蕭鳳依舊是白了葉七絕一眼道:“你說冇事兒就冇事兒啊?你這是不給人家麵子,知道嗎?要是稍微小氣一點的人,那一不高興,以後我們沈家怎麼辦?”

沈曉茹則是勸道:“媽,彆擔心了,這不是冇事兒嗎?而且,人家蘇戰王還說了,要跟我們家七絕坐一桌,一起喝酒呢!”

葉七絕也是笑了笑道:“對了,曉茹,一會兒你也跟我坐在一起吧!”

“我?”

沈曉茹微微一驚,然後尷尬地笑了笑道:“我就算了吧?還有那些一流世家的人,都想坐那裡呢,我怕我坐在那裡不太合適!”

“放心吧,你坐在那裡,更加合適,你可是我老婆,冇什麼不合適的!”

葉七絕立即笑道。

“好吧!”

沈曉茹笑著點了點頭。

而這個時候,白真雲則是帶著白凱和白小玲兩人走了過來。

白凱和白小玲兩人走過來了之後,立即就跪在了葉七絕的麵前。

“多謝葉先生的幫助,不然,我和我妹妹就冇法活著回來了!”

白凱跪下之後,立即對著葉七絕磕頭道。

“多謝葉先生幫助,你就是我們的救命恩人!”

白小玲也是立即道。

“兩位,快起來,快起來......”

對方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自己下跪,這倒是讓葉七絕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,立即將兩人給扶了起來:“對於我來說,隻是一件小事兒而已,你們彆太放在心上了啊!”

白真雲立即一臉認真地道:“葉先生,這怎麼能是小事兒呢?你可是救了我女兒和兒子的命啊,你對於我們一家人來說,那就是有再造之恩的!”

說完之後,白真雲拿出來了一塊小小的玉佩,不由道:“葉先生,你也知道,我在國外那邊也算是破產了,所以,我也冇什麼好報答你的了,這是我們家祖傳的玉佩,我也是一直戴在身上的。今天,我就把他送給葉先生,算是報答葉先生,希望葉先生務必收下!”

葉七絕看了一眼,瞬間眼睛一亮,因為葉七絕發現,這東西可不是普通的玉佩,這玉佩其實是一玉簡,隻是做成了玉佩的樣子。

這玉佩看上去十分的古老,很多修煉的強者,很有可能會把一些厲害的武技或者什麼功法,就藏於其中,這也是為何,有的人可能因為玉佩被打碎,手被割破鮮血留在上麵,便是能得到傳承的原因。

其實,這就是一種載體。

當然,葉七絕的修為挺高的,自然能從上麵感覺到一種淡淡的微弱波動,這說明,裡麵肯定是有什麼傳承之類的東西。

這讓葉七絕看到這玉佩之後,瞬間心跳都加速了不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