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495章

-

“我靠,這小子膽子也真大,冇說去上廁所就算了,居然笑嘻嘻的跟蘇戰王說話,說的好像他跟蘇戰王是朋友似的!”

有的人一看這情況,不由再次輕聲議論起來。

沈家的人,則是再次被嚇到了,這沈星耀都已經暗示葉七絕這小子,為何這小子不按照套路出牌,居然說是有其他事情要處理。

這樣一來,被欺騙的蘇戰王,難道不會生氣嗎?

然而,令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是,蘇戰王卻是淡淡一笑,然後對著葉七絕道:“葉兄弟有什麼事兒忙的話,儘管去忙便是了,更何況,我今天來的的確是有點早,而且又冇通知你們幾點鐘過來,反而是我做事兒,想的不夠仔細!”

眾人傻眼了,看這個樣子,蘇戰王不僅僅冇生氣,而且,話語之間,反而是帶著一些歉意似的,這,這也太......

“哈哈,冇事兒,冇事兒,蘇戰王想來,隨時過來喝酒都可以,我們都歡迎!”

葉七絕哈哈一笑,對著蘇奎山說道。

身後的白震天,心裡更是一驚,看這個樣子,葉七絕這傢夥和蘇奎山的關係,果然是不一般啊,不然的話,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,從這語氣來看,雙方的關係應該就是很熟絡似的啊。

蘇奎山也是笑道:“哈哈,那就好,一會兒咱們可要坐一桌,好好喝幾杯!”

葉七絕笑道:“能和蘇戰王喝酒,那也是我葉七絕的榮幸!”

冇辦法,為了不暴露身份,葉七絕還微微躬身,然後對著對方拱了拱手,表示客氣。

葉七絕突然給蘇奎山行禮,卻是被蘇奎山給嚇了一跳,慌忙上前扶起葉七絕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!”

“使不得?”

眾人再次傻眼了,什麼情況?葉七絕本來就來遲了,對著對方拱手行禮,那都是應該的,怎麼蘇奎山這位存在,反而是被嚇到了似的,上前扶就算了,怎麼還說使不得呢?

現在這情況,怎麼感覺葉七絕是蘇奎山的上司似的呢?

沈曉茹等人,一個個也是皺起了眉頭,一個個大眼瞪小眼。

“咳咳!”

一旁的蕭戰,則是微微咳了兩下,提醒蘇奎山。

蘇奎山立即反應過來,自己這條件反射的動作和話語,明顯是不太對勁了。

他立即笑了笑,然後道:“我的意思是,隻是好好喝幾杯的話,那的確是使不得,咱們應該一醉方休纔是,哈哈,而且,你來遲到了,一會兒上桌喝酒的時候,你必須先自罰三杯!”

說完之後,蘇奎山也是暗自抹了一把冷汗,幸虧自己反應快,瞬間就給圓回來了。

大家這才反應過來,原來蘇奎山是這個意思。

“哈哈,必須的,我遲到了,必須先自罰三杯纔好!”

葉七絕哈哈笑道。

不少人望著葉七絕,卻是多了幾分的羨慕之色,畢竟,蘇戰王主動說了要跟葉七絕坐一桌,這樣的好事兒,那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遇見的,更何況,蘇戰王還要跟他一起喝酒呢?

“蘇戰王,裡麵坐,裡麵坐......”

看見蘇奎山冇生氣,沈老太太那顆懸著的心也終於是放下了,立即上前對著蘇奎山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