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207章

-

“啊,救命啊!放開我!”

王向琴拚命掙紮,心裡害怕極了,心裡更是無比後悔,不該來上今天晚上的班。

“砰!”

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房門被一腳踹開,一個男子從外麵走了進來。

“媽的,讓你們在外麵守著,乾什麼吃的?”

馮寬聽見有人打擾自己的好事兒,立即站了起來,轉身就破口大罵起來。

可是,這一轉身,卻是發現,自己的幾個好兄弟都躺在了門口的地上了,一個個哀嚎不已。

而走進來的男人,操起一個紅酒瓶就砸在了他的頭上。

“啊!”

馮寬捂著頭,表情痛苦,然後坐在了沙發上,對著葉七絕道:“混蛋,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知道你打的人是誰嗎?來人啊,來人!”

“表弟!”

一看來人是葉七絕之後,王向琴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慌忙爬了起來,然後將領口的釦子給扣好。

“表弟,你怎麼來了?嗚嗚,你來了真是太好了,你要是不來,我,我就......”

王向琴望著葉七絕,心裡委屈的她,竟是忍不住直接撲進了葉七絕的懷裡,然後哭了起來。

可惜的是,王向琴忘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剛纔她喝的酒有問題,現在身上的那種感覺,越發的濃了。

將頭靠在葉七絕的胸口之後,那種男人的氣息,讓她臉上更燙了。

葉七絕立即將她推了一下,然後指尖上麵有著一種淡淡的光芒閃爍,快速的在對方的幾個穴位上點了幾下。

“放心,一會兒就好了,你先休息一下!”

葉七絕將王向琴扶著,讓她坐在沙發上,剛纔她已經幫王向琴處理了一下,對於這樣的東西,身為神醫的他來說,實在是太簡單了。

“嘔!”

王向琴剛坐下不到幾秒,竟是直接就吐了起來。

王向琴心裡疑惑,剛纔她並冇有喝太多的酒,按道理是不可能喝吐的。

不過,這吐出來了之後,身體倒是一下子輕鬆了不少似的,整個人也清明瞭不少。

她看了看葉七絕,心裡竟是有些羞愧,剛纔自己居然亂想了。

即便,她和葉七絕並不是真正的表姐和表弟關係,她隻是王家撿來的孩子,但兩人從小一起長大,這份感情,早就如同親姐弟一般了,她都為自己剛纔一瞬間的亂想,而感覺羞愧萬分,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光。

馮寬的臉上,滿是驚慌失措,已經跑到了門口了,此時的他,腦袋已經被開了瓢,在他的呼救聲之中,羅經理已經帶著酒吧裡麵的打手過來了。

望著羅經理帶了二十多個人過來,馮寬的心裡終於是放心了。

他直接指著裡麵站在那裡的葉七絕道:“羅經理,什麼情況?那個小子是誰?敢來你們酒吧搗亂,真是找死!你看看,把老子的頭都打出血了,給我弄死他,一定給我弄死他!”

“馮少爺,你放心,敢在我們酒吧搗亂的人,冇一個有好下場的!”

羅經理拍著胸脯保證起來。

而那二十多個紋著紋身,或者染著黃髮綠髮的傢夥,也是提著鋼管就走了進來,將葉七絕給圍在了那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