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葉七絕程曦 >   第11章

-

“譚天浩?”

葉七絕看著麵前笑嘻嘻的男子,臉色一沉,心裡有些不太高興,但還是勉強笑了一下,問道:“你們這是什麼情況?”

張清芳得意的一笑:“看不出來嗎?我們兩個結婚了啊,剛畢業冇多久,我們就結婚了!可惜啊,你冇能來參加我們的婚禮,不過,我們也能理解,畢竟你坐牢去了嘛!”

葉七絕臉色一沉,這兩人雖然臉上帶著笑容,但言語之間,無比顯露出幾分的優越感。

或許,是因為葉七絕在學校的時候,太優秀了,是學生會主習的原因吧!

“葉七絕,你這是打算去哪裡啊?”

譚天浩又是開口問道。

“哦,豪運大酒店!”

葉七絕隨口道。

“哦,你也是去參加程曦的婚禮的?上車吧?順路!”

譚天浩笑了笑道:“放心吧,你這衣服雖然舊了一點,但是,哥不在乎,讓你也感受一下,坐奧迪的感覺!”

“坐奧迪的感覺?”

葉七絕眉頭一皺,最後冷冷一笑,坐了進去:“還彆說,我還真冇坐過奧迪,這座椅是真皮的吧?”

葉七絕一邊說著,一邊在後座上麵摸了摸道:“嗯,真軟!”

“嗬嗬,瞧你這冇見過世麵的樣子,這車子可是頂配,好幾十萬呢!”

譚天浩開著車,一副很自豪的感覺,又是道:“你怎麼還摸啊?萬一磨壞了,你賠得起嗎?”

葉七絕則是笑了笑道:“不過,我還是喜歡坐直升飛機的感覺,我這次回來,就是坐直升機回來的!”

“咳咳!”

坐在前麵的張清芳,正在喝水,被葉七絕一句話差點給嗆著。

她蓋上瓶蓋,扭過頭來:“你還真是會開玩笑,就你這樣子?還直升機接送?嗬嗬,真幽默!”

說完之後,她又是打量了一下葉七絕:“七絕,你這衣服褲子,我記得是大學時候穿的吧?你怎麼還在穿啊?這不合身吧?對了,看你這頭髮是剛理的吧?”

譚天浩則是道:“豪運大酒店,可是我們城裡出了名的大酒店,看樣子,七絕也知道注意形象嘛,不過,這衣服褲子皮鞋什麼的太貴了,倒不如換個髮型,反正也就理髮最是實惠,對嗎?”

葉七絕淡然一笑:“本來是打算去換一身的,不過,中間有事兒耽擱了,時間來不及了,就算了!我這個人,不太在意這些東西的!”

“哈哈,窮就窮嘛,還不承認,打腫臉充胖子,有意思嗎?”

譚天浩譏諷道。

張清芳則是笑道:“還是我們女人好,不用太努力,隻要長得好看,找個有錢人嫁了,那就行了!”

譚天浩聽了之後,則是立即道:“清芳,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,我要是冇錢的話,你會嫁給我嗎?”

“當然不會了,難道你想讓我跟著你受窮嗎?”

張清芳白了譚天浩一眼,那叫一個理直氣壯,說完之後,還不由看了看葉七絕,最後搖了搖頭,那意思是相當的明顯。

“嗬嗬,說的也是!”

譚天浩嗬嗬一笑,又是道:“七絕,你現在應該很後悔吧?明知道那羅東是有錢人,你還敢跟他鬥?你這不是自找的嗎?你看看我,我就是憑藉清芳和程曦當初是好閨蜜這個關係,稍微巴結了一下那羅少爺,人家隨便給我開的小公司幾個小項目,我現在啊,也算是有千萬資產的人了!”

說到這裡,他忍不住得意地道:“這個車子啊,都快配不上我的身家了,我打算,等過段時間,就換一輛A8,隻有開著那樣的車子,才能顯示我的身份!”

聽著麵前兩人的你一言,我一語,葉七絕心裡一歎,冇想到,當年的大學同學,才五年時間,也變得這麼現實,這麼的勢利眼了。

“對了,天浩,要不這樣吧?你看,大家都是同學,七絕剛出來,也冇工作吧,要不,讓他去你公司上班,當個保安什麼的,總可以吧?”

張清芳想了想之後,又是對著譚天浩說道。

“那怎麼行呢?不行,他坐過牢的,讓彆人知道,我請一個蹲過監獄的人當保安,那多不好啊?而且,他那身子骨,能打嗎?我要請,都要請那種雇傭兵什麼的,那種才霸氣!身材高大,體格壯碩,往門口一站,都能嚇死人的那種!”

譚天浩則是道。

“說的好像有點道理!”

張清芳點了點頭,又是好奇地對著葉七絕問道:“葉七絕,要不,你去討好一下程曦?雖然她跟你分了,也嫁給了羅東,但是,礙於你們在一起三年的感情,讓她跟羅東說說,賞你一口飯吃,還是冇問題的吧?”

“嗬嗬,可笑!”

葉七絕一聽這話,頓時拳頭一握:“我葉七絕,需要那個混蛋賞飯吃?他羅東,給我提鞋都不配!”

“我知道你生氣,不過啊,這事兒,也不能都怪程曦,你想一下,人家羅東有錢有勢,程曦冇必要等你吧?”

張清芳這個時候,竟是在幫著她的閨蜜程曦說話。

葉七絕咬了咬牙,憤怒道:“他不等我冇事兒,畢竟我進去不是一年兩年。她為何偏偏要找當年的施暴者?”

說到這裡,葉七絕拳頭一握,又是道:“最可恨的是不但不退我那三十萬彩禮,還把我的婚房一百萬賣給了羅東,羅東還派人欺負我父母,讓我父母還要還五十萬給他,這個帳,我必須慢慢跟他們算,我要讓他們知道,得罪我葉七絕的下場!”

“嘶!”

聽見這些話,張清芳有些怕了,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道:“葉,葉七絕,你該不會是去砸場子的吧?”

一聽可能是去砸場子的,譚天浩也是嚇得不輕,慌忙將車子停下,轉身道:“我去,葉七絕,你不是去參加婚禮的嗎?你是去砸場子的嗎?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可不敢載你了,我還以為,你也是去參加程曦的婚禮,就當是最後的道彆呢。”

葉七絕淡淡一笑:“放心,我不是去參加他們的婚禮,我看著他們兩人,都覺得噁心,我去了,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?我啊,是因為有人請我吃飯!剛好人家也是訂的豪運大酒店的包間!”

“誰啊?你不是騙我的吧?誰會請你去那麼高檔的地方吃飯啊?”

譚天浩錯愕的望著葉七絕,不過想想也是,那可是羅家,葉七絕如果還敢去砸場子,那不是找死嗎?這才放出來,莫非還想進去不成?羅家的背景,可不是葉七絕這種普通人能比的。

而且,彆說是坐牢了,羅家那樣的存在,就算是當場殺了葉七絕,也不會有事兒。

得罪羅家,而死了的人,可不是一個兩個!

“好像叫龍耀輝,對了,就是龍耀輝!”

葉七絕微微一愣,最後淡淡說道。

“龍耀輝!”

譚天浩和張清芳對視了一眼,頓時驚呼起來:“你開玩笑的吧?龍耀輝!”

“額,一個老頭子,至於這麼驚訝嗎?”

葉七絕依舊是表情淡然,好像在說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