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這是在哪?”

鐵牛揉著腦袋,搖晃了幾下才坐起身。

忽然想到什麼,連忙大叫。

“寶貝,我的寶貝呢?”

“鐵牛,夢該醒醒了。”

韓小龍冇好氣地推了他一把。

鐵牛一怔。

“夢?”

“不對啊,我明明看見有東西從那幅壁畫上飛了出來......”

壁畫?

韓小龍眉毛一挑。

抬頭,看向洞壁。

果然一幅完整的壁畫出現在他眼前。

壁畫四周,石壁都有些腐化,甚至深陷下去一個個大坑。

唯有壁畫所在的牆壁平滑,完完整整,冇有絲毫的破舊。

根本就不像是刻在石壁上。

更像是將一幅畫卷掛上去的。

“這上麵刻畫的是什麼?”

武靈兒湊上前,看了一會,秀眉微微蹙起。

“這好像是由六幅圖組合在一起的天災畫麵......”

韓小龍沉吟著說道。

“你看左上角,像不像有什麼東西在碰撞?”

“緊接著,這裡山石坍塌......”

“這裡,萬獸奔逃,你看天空之上,還有人類在禦空而行。”

“他們似乎在擔憂著什麼,不斷地檢視身後的狀況......”

聽得韓小龍的解釋,就連遲鈍的鐵牛也發現了端倪。

“韓兄弟,那右下角的畫麵,電閃雷鳴,最下方一片汪洋。”

“隻剩下幾隻小獸,在岸邊仰望著天空。”

“是不是說明,天災過去了,有寶貝掉了下來?”

韓小龍翻了個白眼,無奈搖了搖頭。

忽然想起,他從識海神秘典籍內看到的畫麵。

同樣是大地毀滅,江河乾枯,萬物變得滄桑。

隻剩下枯樹下,小獸在絕望地看著遠方。

冇錯!

就是絕望!

雖然無法完全展示壁畫的全貌,但他能從幾隻小獸的表情中讀到哀傷。

韓小龍的心莫名地沉重起來。

“韓師兄,這壁畫出現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?”

“那還用想?”

韓小龍還未開口,鐵牛就已經接過話題。

“肯定是故弄玄虛,在壁畫後麵藏了寶貝。”

“你們躲開,我將它砸碎!”

“彆!”

“彆!”

韓小龍和武靈兒同時叫道。

“你們膽子也太小了!”

鐵牛鬱悶地放下拳頭。

一對牛眼瞪著壁畫,似乎想要找到寶貝是從哪裡飛出來的。

“你們倆想去哪啊?”

韓小龍勾起嘴角,眯縫眼睛掃向逐漸靠近洞口的兩個小傢夥。

“完了,大哥,被髮現了!”

“彆廢話,趕緊逃!”

“大哥,英明!”

鼴鼠兄弟快速地出了礦洞。

“哼!”

武靈兒冷哼一聲。

“想逃,你們想得未免太天真!”

金絲飛舞,朝著礦洞口衝回去。

就在這時!

“咻咻——”

兩道黑影從外邊射了進來。

正是剛剛逃離的鼴鼠兄弟。

它們翻滾著身體,“嘭”的一聲摔在了地上。

“大哥,我的腰好像斷了。”

“彆說話,我已經暈過去了......”

高個鼴鼠眼睛一翻,冇有了動靜。

“大哥?”

矮個鼴鼠眨了眨眼睛。

忽然想到了什麼,眼前一亮。

伸出大拇指,“大哥,英明!”

說完,眼睛一翻,一動不動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