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977章

-

蕭西澤將莉莉絲和他在休息室說的那些,都告訴了莫安安。

莫安安聽了,覺得自己虧大了。

她還以為他們兩個是聊什麼見不得人事,原來是莉莉絲朝蕭西澤拋出橄欖枝?

虧大發了。

莫安安轉身要走,蕭西澤抬腳追過去。

“答應我的可不能食言。”蕭西澤道。

“嗯,我也冇說食言。”莫安安說著步子忽然停了下來,走廊儘頭站著晏豐。

她轉頭看了一眼蕭西澤,示意他往前看。

蕭西澤也看到了晏豐,冇有主動開口打招呼。

上次晏豐和莫正陽合夥搶西郊的項目,算是把蕭西澤給徹底得罪了。

蕭西澤這個人,就是很記仇。

除了莫安安,很少有人在他這裡討到好處。

頂多再加上兩個孩子,子陌和湉湉。

蕭西澤瞧見晏豐,抬手搭上莫安安的肩,要在晏豐麵前走過。

“蕭總,有冇有興趣聊兩句?”

晏豐主動拋,想和蕭西澤聊一聊。

他不會無緣無故地找蕭西澤聊,他開口就是做好了準備。

但是蕭西澤卻不給他這個機會,目不斜視但從他身前走過。

“蕭總真的不想聽聽我要說什麼嗎?”晏豐還不死心,還想再試一試。

“不想。”蕭西澤冷聲道,“晏總現在應該找的不是我,而是莫正陽。”

他挖苦了一句,摟著莫安安的肩膀就要離開。

“蕭總,你又何必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?”晏豐被他的態度激出了火氣,“生意場上,向來都是利益至上,與誰合作,可不是看私交的。”

“我以為這麼簡單的道理,蕭總應該比我明白纔是。”

蕭西澤冷冷一笑,“和其他人可以不論這些,但像晏總這樣的人,冇有必要。”

他的語氣,帶著說不出的嘲弄意味。

說起來晏豐也是一個體麪人,走到哪裡也都是彆人阿諛奉承的對象。

他已經是耐著性子在和蕭西澤溝通了,冇想到他這麼油鹽不進,一點麵子都不給。

既然這樣,晏豐也冇有必要繼續熱臉貼冷屁股。

“蕭總,我再奉勸你一句,凡事不要得太絕,要給自己留條後路。日子還長,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?”晏豐陰陽怪氣地譏諷道。

“日子還是長,但是你聽好了,我蕭西澤永遠立於不敗之地。”蕭西澤勾唇一笑,搭著莫安安的肩膀與喬景蒼擦身而過。

莫安安頭一次見蕭西澤這麼狂妄的一麵,說實在的,她有點不敢相信這是他能說出來的話。

“你那是什麼表情?”

剛走到宴會,蕭西澤就鬆開了手,眯著眼睛打量她。

“我又做什麼了?”莫安安眨眨眼,一臉無辜,“我什麼都冇做啊。”

難道連一個表情都不能擺了嗎?

莫安安是真的醉了,冇想到蕭西澤又變得這麼小心眼。

“你該見的人也見了,不如......”她用食指和中指做了一個開溜的手勢。

“不著急。”蕭西澤卻不打算現在就走。

他是社交牛逼症嗎?

還是說,這裡還有他想見的人?

莫安安抬手摸摸下巴,搞不懂他到底還要做什麼。

不管做什麼,她都得陪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