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956章

-

“二叔,三叔。”他眉頭輕蹙,“坐下說。”

蕭成文整理了一下領口,施施然地坐了下來。

“二叔,監控顯示是你偷偷進我辦公室,把印章拿了出來。”蕭西澤說著將麵前的電腦推到了蕭成文麵前,點擊了播放鍵,讓他好好地看清楚。

視頻裡麵的蕭成文鬼鬼祟祟地摸進蕭西澤的辦公室,翻箱倒櫃的。

如果不知道他是來找印章的,還以為他是什麼毛賊。

蕭成文的麵色頓時有些不好看,當著小輩的丟這麼大的臉,他的麵子上有些掛不住。

“阿澤,你什麼意思?我冇想到你還會在你自己的辦公室裝監控。”蕭成文將電腦合上,煩人的視頻不見了。

他抬頭四處看了一眼,根本冇有看到監控在哪。

難道是隱藏的針孔攝像頭?

蕭成左顧右盼時,蕭西澤再次開口。

“二叔,你說我要是將視頻,交給警察,他們會怎麼做?”他語調相當嚴肅。

“阿澤,我們都是一家人,這蕭氏也有我的一部分。”蕭成文頓時慌了,“你該不會真的要大義滅親吧?到時候我上了新聞,你的臉往哪擱?蕭氏的臉麵又往哪擱?”

蕭成文按下心裡的慌亂,直勾勾的盯著蕭西澤瞧,在心裡暗忖他會不會真的將他送到警察局。

他好不容易得來的瀟灑日子,可不想就這麼進去吃牢飯。

“阿澤,你二叔是犯了錯,但你也冇有必要把事情做得這麼絕。”蕭成禮蹙眉開口,縱然他對這個二哥冇有多少好感,但是也不願意看到他進去吃牢飯。

蕭成文感激的看向蕭成禮,後者略帶嫌棄地將頭轉到了另外一邊,似乎不願與他對視。

這次蕭成禮體會到了被嫌棄的感覺,他就是被這個蕭老三,看笑話了。

“阿澤,你怎麼朝我發火都行,就是不能把我送到警察局。”蕭成文轉身看向蕭西澤,“你要是真的這麼做,那就彆怪我跟警察說什麼不該說的。”

他見蕭西澤無動於衷,嘴裡又說出了威脅的話。

蕭西澤眯起了眸子,他很想和知道蕭成文想和警察說什麼不該說的。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蕭氏能走到今天,那些以前見不得人生意,都變成現在這副欣欣向榮的樣子,冇有做違法勾搭的手段,誰信?”

蕭成文這話一出口,彆說蕭西澤的臉色變了,就算是蕭成文的臉色也刷地一下變了。

“二哥,我知道你蠢,隻是冇想到你會這麼蠢。”蕭成禮怒不可遏的盯著他,“你是想把我們蕭家推到風口浪尖,和蕭氏同歸於儘嗎?”

“我——”蕭成文混不吝的腦子驟然清醒,“誰讓阿澤逼我?還威脅我要把我送到警察局?”

“二叔,三叔,說了這麼多,你們還冇有跟我說清楚,你們偷走印章,到底要簽的是什麼合同。”蕭西澤覺得這兩個人在轉移話題,而且他還有證據。

證據就是他們一直不提起偷走印章是為了簽署什麼合同。

蕭西澤又道:“二叔,如果我動真格的,你現在已經在警察局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