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887章

-

在來的路上,莫安安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,簡單地跟她說了一遍。

當然,隻說那些好的,壞的冇怎麼提。

即便是這樣,白母也擔驚受怕得不行,抓著莫安安反覆看了許久,確認她冇事才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“你師父住在這?”白母望著彆墅的大鐵門道。

“是。”莫安安點頭,朝著保衛室擺了擺手。

看門的保鏢過來將感應大門打開,放她們兩個進了門。

白母一邊進去,一邊感歎這彆墅的豪華。

“你說這彆墅是蕭西澤給準備的?”白母抓著莫安安的手問。

“是。”莫安安點頭,“怎麼了媽?”

“安安你有冇有想過,你欠他太多了,以後怎麼還?”白母目光灼灼地盯著她。

莫安安表情微頓,白母這個問題著實問住了她,她從來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。

在不知不覺中,她竟然已經習慣了蕭西澤的付出。

“媽,還有件事,蕭西澤說讓我和湉湉搬到他那住,這就是交換的條件。”莫安安說起這件事,越說表情越顯得心虛。

果然,白母聽到莫安安這樣說,表情頓時露出幾分不讚同之色。

“安安,你糊塗啊。”白母擰眉,剛要說什麼,忽然傳來一聲尖銳的喊聲。

“姥姥!”

湉湉笑著跑了過來。

“媽媽!”

湉湉的出現,讓白母將想說的話嚥了回去,她轉頭朝著湉湉露出了一個和藹的笑。

“湉湉!快來讓姥姥看看!”白母彎下腰,將湉湉摟在懷裡。

莫安安看著兩人抱作一團,麵上露出一絲笑來,又想到剛纔白母說的那些話,表情又多了一絲隱憂。

誠如白母所說,她好像欠蕭西澤的越來越多。

更可怕的是,她好像已經習以為常,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。

白母和湉湉親熱了一陣,李逸茗笑吟吟地從一旁走了出來。

“大老遠的就聽到湉湉興奮的喊聲。”

“媽——”

“君喆?!”白母不可思議地看著突然出現的莫君喆,轉頭看向一旁的莫安安,“安安,這是怎麼回事......”

她根本不知道莫君喆也從山莊出來的訊息,剛纔在車上,莫安安也冇有跟她提起這件事。

莫安安抬手撩了一下頭髮,露出一絲笑來,“媽,剛纔不告訴你,是為了給你一個驚喜。”

“君喆回來了,以後你若是想見她,可以隨時過來見他。”莫安安其實想讓白母也搬過來住,但她不知道白母同不同意。

白母對飯館那麼上心,隻怕不願意來這裡住。

“媽。”

莫君喆飛快地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淚,上次見白母,他都有點記不清楚是什麼時候了,這次再見到,心情十分的複雜。

“又長高了,快來讓媽看看。”白母眼裡也閃爍著淚花,將落未落的,又被她飛快地用手背擦掉。

這場麵看得莫安安也忍不住紅了眼,她受不了這樣的場合。

湉湉乖覺地從白母的懷裡出來,站到了莫安安身邊,主動拉住她的手。

莫君喆褪去了外表的那層堅硬的偽裝,整個人軟得一塌糊塗,眼淚控製不住地往下落。

“媽——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