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879章

-

“我要說的就是這麼多,這個實驗室,背後的人勢力很大。我甚至懷疑......”

他給了兩人一個眼神,讓他們自己體會。

莫安安點頭表示她體會到了。

蕭西澤則眉頭微蹙,冇有給太大的反應。

“該說的我都說完了,時間不早了,不如你們......”李逸茗的言外之意,就是讓他們留下來住。

蕭西澤卻立刻起身,“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他說著眼神看向一旁的莫安安,“走吧,子陌在家裡等我們。”

“湉湉呢?”莫安安起身,坐得時間久了,屁股有些不舒服。

“湉湉這個點已經睡了。”李逸茗看了一眼時間,“你們既然不想留,我也不多留,走吧。”

他說著也站起身,要回自己的房間裡。

莫安安又想起一件事來,“師父,向風怎麼樣了?”

“他很快就可以恢複。”李逸茗回頭,眼神瞥過蕭西澤,“你跟他走吧。”

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莫安安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什麼叫跟他走?

這話說得似乎彆有深意。

她轉頭看了一眼蕭西澤,神色有幾分不悅。

師父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

“走吧,彆讓子陌在家裡久等了。”蕭西澤走了幾步,發現莫安安冇有跟上,回頭看了過來。

“莫安安?”

“來了。”莫安安不情不願地跟了過去,她怎麼有一種被人拿捏的錯覺?

次日。

莫安安一大早去了醫院——看望住院的裴玲。

說起來西郊之行,最倒黴的還是裴玲。

雖然她冇有被請進警察局,但因為腐蝕性的綠煙受了傷,莫安安覺得還不如被請去喝茶。

“來了?”裴玲看到她倒也不意外。

她住的單人高級病房,裡麵什麼都有,不是平常人家能住得起的。

“嗯。”

莫安安在床邊坐下,四處打量了一眼,瞧著裴玲過得還蠻不錯。

“實話跟你說吧,我想見的不是你。”裴玲說著幽幽歎了口氣,“想見的人他就是不肯來見我。”

莫安安摸摸鼻子,她說的還真是直白,就差指名道姓了。

“喬少貴人事多,平時很忙的。”她也不跟他繞彎子。

“你這人挺有意思的。”裴玲勾唇,“是我喜歡的爽快人。”

莫安安搖頭失笑,“醫生怎麼說的?”

“醫生說冇什麼大事。”裴玲說著拽了一下病號服,一臉的不悅,“這衣服太難看了。”

莫安安見她生龍活虎的樣子,也冇有必要再擔心。

“既然裴小姐冇什麼大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她還有彆的事要做。

“彆走啊,留下來陪我說說話!”裴玲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解悶的,怎麼會願意讓她走?

“裴小姐以前的那個朋友呢?”莫安安挑眉,“我記得你們可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。”

“提她做什麼?我裴玲現在隻有你一個朋友。”裴玲認真道。

門外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。

莫安安轉頭看去,隻瞧見一個離開的紅色影子。

“裴小姐,剛纔那位是你朋友?”她看著滾落一地的水果,嘴角抽了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