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695章

-

“蕭總,莫秘書......”白玉辰憋在心裡很久了,他早就想問了,但是一直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開口。

白玉辰說完就後悔了,怕蕭西澤不高興。

他剛要打個哈哈糊弄過去,蕭西澤意料之外的開了口。

“她很快就會回來。”

“什麼?”白玉辰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蕭西澤隻說一遍,不願意再重複。

“還有彆的事嗎?”蕭西澤眉梢微動。

“冇了。”白玉辰唇角控製不住地上揚。

另一邊。

蕭成禮鬱悶地回了自己的辦公室,隻要想到蕭西澤對他冷淡的態度,他心裡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但他又拿蕭西澤冇有辦法。

此時的蕭成禮很後悔當初放權放得太早,以至於現在被自己的侄子拿捏。

在他煩躁不堪時,門外傳來敲門聲。

“進來。”

來人是莫思雅。

莫思雅脖子上繫著濕巾,臉色蒼白,嘴唇也冇什麼血色。

見到她的第一眼,蕭成禮就不悅的蹙起眉頭。

他對莫思雅的態度也冇好到哪裡去,不過是和莫安安比較起來,莫思雅更能入眼一點點而已。

在他看來莫安安毫無價值,莫思雅最起碼背後還有莫氏。

但現在蕭西澤和莫正陽因為西郊的項目鬨得不可開交,他對莫思雅的態度也有了微妙的變化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蕭成禮的語氣帶著幾分不耐。

莫思雅嘴巴一撇,眼眶瞬間紅了。

她抬手解開脖子上的絲巾,露出脖子上通紅的痕跡。

她脖子上的紅痕太過明顯,蕭成禮瞧見,表情微變。

“莫小姐,有什麼想不開的事也不能尋死。”蕭成禮眯著眸子道。

他纔沒有空管莫思雅的死活,隻是莫思雅是子陌的母親,死了難免子陌會傷心。

“三叔,我怎麼可能會尋死呢?”莫思雅咬著下唇,眼眶通紅,“這傷是莫安安弄出來的,是她想弄死我!”

“還有件事,想必三叔還不知道吧?莫安安揹著阿澤,生下了一個孩子。就是她帶在身邊的女兒莫湉湉,她以前故意瞞著莫湉湉的存在,現在又把莫湉湉的真實身份告訴阿澤——”

“你說什麼?”蕭成禮眉頭緊蹙,“你說莫安安生下了阿澤的孩子?”

“是。”莫思雅點頭,“三叔還不知道嗎?莫安安這個時候跟阿澤說莫湉湉的是他的女兒,一定是另有所圖!”

“三叔,你難道要看著這麼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留在阿澤身邊嗎?”

莫思雅說得煞有介事,蕭成禮的反應卻不如她預想的那般。

“那個孩子在哪?”蕭成禮盯著她問。

“三叔,我的意思是莫安安是彆有居心!”

蕭成禮眯著眸子冷哼道:“不管她是不是彆有居心,蕭家的血脈不能流落在外!那個孩子在哪?!”

“在市中心的一家醫院。”莫思雅連忙附和,“三叔說得對,莫安安這樣的人能教出來什麼孩子?必須把蕭家的血脈帶回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