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602章

-

莫思雅就算不能陪著蕭西澤一起進去,也要說莫安安的壞話,趁機抹黑她。

蕭西澤麵色不悅,視線的落在她的手上,莫思雅愣了一下,連忙放開手。

他的眼神太過陰寒,比剛纔喬景蒼的眼神還要嚇人。

莫思雅什麼話都不敢再說,眼巴巴的看著蕭西澤從她麵前離開。

她轉頭走到莫正陽身邊,“爸,阿澤都可以進去,我們為什麼被攔在外麵?”

莫正陽已經受夠了莫思雅的冇有腦子,她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。

他把這次無功而返歸結到了莫思雅身上,“早知道就不讓你跟著我來了!”

說完冷哼一聲,轉身往回走。

莫思雅平白無故的捱了罵,眨了眨眼。

“爸這跟我無關!不是我的錯!”

另一邊。

蕭西澤順利無阻的走了進去,門口的侍應生對他比對待喬景蒼更加的尊重。

喬景蒼是因為由上麵的關係,但是並不臉熟。蕭西澤自己就是一個活招牌,他每年參加慈善晚宴,出手都非常的大氣。

可以說每一次慈善晚宴,蕭西澤都是大頭。

都說冇有蕭西澤參加的慈善晚宴,是失敗的。

蕭西澤冇有理會侍應生的殷勤,寒著一張臉往裡麵走,許川緊緊地跟著,生怕哪裡做得不好,惹這位爺生氣。

剛纔莫思雅說的那些,又觸及了蕭西澤的怒氣值。

許川看得出來,蕭西澤已經是在忍耐的邊緣,一直冇有爆發而已。

剛走進去,蕭西澤就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,尤其是一些女人。

他人高腿長,一張臉長得英俊絕倫,簡直就是女媧的炫技之作。

蕭西澤身邊隻有一個許川,冇有女伴,這讓在場的女人,蠢蠢欲動。

此時的莫安安和喬景蒼正在和彆人說話,她臉上雖然掛著笑意,但是說不出的淡漠疏離。

喬景蒼時不時的瞥她一眼,瞧見她的神色,眉頭微蹙。

跟喬景蒼聊天的人見他一直盯著身邊的莫安安瞧,笑著朝著莫安安舉起酒杯,“不知這位小姐怎麼稱呼?”

能讓喬景蒼這麼盯著的女人,想必很受喬景蒼的喜歡。

都說枕頭風纔是最厲害的,若是能討好喬景蒼喜歡的人,以後求著喬景蒼辦事,也不用犯愁了。

那人算盤打得很響,但是莫安安並不接招,她一點都不給麵子的無視了那人舉起的酒杯,自顧自地搖晃著手裡的酒杯,抿了一口酒。

若不是喬景蒼非要她來這什麼狗屁慈善晚宴,她早就走了,這地方一刻都不想多待。

莫安安身後忽然傳來一道聲音,她背脊一僵,指尖握緊了酒杯。

“蕭總今天來得有點晚啊。”

“今天的慈善晚宴,蕭總準備義賣什麼藏品?”

說話的聲音彷彿近在耳邊,莫安安緊張的攥著酒杯,她隻要回頭,就能看到蕭西澤。

在她出神時,腰間忽然多了一隻手,她下意識地要動作,卻聽到耳畔傳來喬景蒼的聲音。

喬景蒼聲音喜怒難辨,“莫小姐,你要在蕭西澤麵前露怯嗎?他出現就讓你這麼緊張?”

露怯?

真是笑話,她莫安安怕過誰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