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458章

-

莫思雅不承認在莫安安的預料之中,她也冇有指望她會承認。

隻不過是想讓蕭西澤再看清楚一些莫思雅,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,怎麼能教好孩子?

“夠了。”

蕭西澤被吵得頭疼。

“莫思雅,消失在我麵前。”他煩躁地道。

莫思雅不甘心離開,她轉頭望著蕭西澤。

“阿澤,你在醫院裡好好的養傷,我去接子陌。”她為自己的離開找了一個合適的理由。

同時也是在警告莫安安,隻要莫思雅一天是蕭子陌的媽媽,她就不可能完全離開蕭西澤身邊。

莫思雅臨走前,憤恨地瞪了一眼莫安安,這筆賬以後慢慢算!

她走後,莫安安眉頭微蹙,莫思雅的警告含義她聽懂了,聽得十分明白。

在莫安安皺眉思考時,蕭西澤打趣的嗓音傳了過來,“莫秘書這是吃醋了?”

吃醋?

笑話。

莫安安瞬間打起精神。

“現在還是白天,蕭總怎麼就做起夢來了?”

“牙尖嘴利。”蕭西澤懶洋洋的笑了笑。

莫安安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,這人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散發魅力。

她移開視線,輕咳了一聲。

吊水打完,天也黑了。

莫安安總算獲得解放,可以從醫院離開了。

解決了裴毓婷這麼個麻煩,她也鬆了口氣。

隻是——

“蕭總,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”

許川去停車場開車了,此時他們兩人站在醫院門口等許川把車開過來。

蕭西澤抬了抬手臂,“莫秘書不覺得應該再為我做點什麼嗎?”

一點小傷,他還嘚瑟上了。

醫院出具的證明上寫,蕭西澤的傷冇事,傷口癒合後還是一條好漢,冇有傷到筋骨。

“剛纔是誰嚇得往我的懷裡鑽,現在利用完了就一腳踢開?”

那是因為後怕。

莫安安咳了一聲,掩飾自己的失態。

“蕭總還想怎麼樣?”她想了想又補充一句,“我的工資隨便你扣。”

雖然她的那點工資,隻怕蕭西澤也看不上。

京城之內,還有誰能讓蕭西澤受傷?

她莫安安也是獨一份了。

蕭西澤顯然不滿意莫安安的提議,他沉默了片刻,給出了他的建議。

“我的飲食起居就麻煩莫秘書照顧了。”他說完就盯著莫安安的臉看她的反應。

蕭西澤傷的是左手臂,不是傷的腦子,也不是半身不遂!

“蕭總家裡冇有傭人嗎?”莫安安咬牙道。

他煞有介事地點頭,“有,但是我是為莫秘書受的傷。”

言下之意就是,為了莫安安受的傷,她的負責。

莫安安不想負責,她嚴重懷疑蕭西澤是在趁機耍著她玩,找藉口把她帶到身邊折磨。

見她目露凶光,蕭西澤反而勾出了一抹愉悅的笑。

“這一刀是替莫秘書挨的,莫秘書怎麼也得親力親為的照顧表達你的謝意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