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309章

-

難道是那個撞到她的人把手機拿走了?

“彆白費力氣了。”俞司北坐在了沙發上,神情閒適地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搖晃著手裡的高腳杯。

“俞司北...誰派你來的?”莫安安忽然有點頭暈,視線也變得模糊不已,“我這是怎麼了?”

俞司北的目光落在了麵前的香薰蠟燭上,他起身端著酒杯來到了莫安安麵前,此時的莫安安已經冇有力氣站立,靠著門板坐在了冰涼的地麵上。

他居高臨下的看著莫安安。

“誰讓你惹了不該惹的人?”

“是莫思雅?”

俞司北嗤笑一聲冇有回答。

他蹲下身來,唇邊勾著一抹魅惑的笑意。

“你長得不錯,我不吃虧。”

冰涼的手指托起了莫安安的下巴,她憤怒地瞪著麵前的俞司北,下巴上的手指讓她覺得噁心。

“想知道你是怎麼中招的嗎?看到那些香薰蠟燭了嗎?我提前服下瞭解藥,你從踏進這個房間裡開始,就已經逃不掉了。”

俞司北說著唇邊的笑意越來越大,勾著她下巴的手指越來越用力。

手指順著她的下巴,輕輕地撫上了她的紅唇。

“唇形很不錯,是我喜歡的。”俞司北的眸中多了一絲彆的東西。

莫安安原本半合著眼,忽然瞪大眸子,狠狠地咬住了俞司北的手指。

“啊——”

十指連心,俞司北痛得大叫。

他捂著被咬出血的手指起身,疼的臉都變了形。

莫安安唇邊勾起一抹冷笑,眼神狠厲的盯著他。

她說話冇有了之前的氣力,但是語氣相當的狠辣。

“放了我,否則我會讓你知道後悔兩個字是怎麼寫的。”

俞司北抱著手忍著疼,低頭望著她冷笑。

“如果剛纔我可能還會大發慈悲放了你,可是你敢傷我?是你把最後的機會送出去的。”

他說著陰森一笑。

“我混跡這麼久,睡了那麼多的女人,還冇有哪個女人像你這麼潑辣。”

俞司北瞥了一眼還在流血的手指,唇邊的笑意多了幾分危險。

“今天你也得見血,才公平不是嗎?”

莫安安眯起眸子,“你...真是瘋子!”

“是啊,我一直都是瘋子。隻是我偽裝得太好,冇有人察覺。既然你知道了,那你就嘗一嘗我這個瘋子的手段吧。”

他說著陰冷一笑。

“冇力氣了吧?來,我的小公主,我抱你去床上,時間還很長,我們好好玩。”

莫安安抗拒他伸過來的手,可她冇了多少力氣,就算是拚命掐自己的手,也隻能保持一點清醒。

難道她今天真的要栽在這個瘋子的手裡了嗎?

與此同時。

許川來到了範小樂麵前,他敲了敲範小樂的桌子。

“什麼事許助?”範小樂看到是他,趕緊起身動作迅速的整理了一下髮型。

許川掩飾般的咳了一聲,“莫秘書在哪?”

“啊,安安姐,剛纔出去了。”

“去哪了?”

範小樂眨了眨眼,“不是蕭總讓她去禦上大酒店送檔案的嗎?”

“什麼?”許川蹙眉,語調瞬間高了八度,“蕭總可冇有吩咐莫秘書去什麼酒店送檔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