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270章

-

莫安安的手臂忽然被拽了一下,整個人猝不及防撲到了蕭西澤身上。

她驚喘一聲,反應過來後立刻要起來,卻被男人一隻手拽得死緊。

“蕭西澤!?”

如果不是跟前人的狀態明顯不對,莫安安大概要懷疑他在耍流氓。

心裡愈發著急,就在她猶豫著抬手想用巴掌叫醒蕭西澤的時候,跟前的男人倏然睜開了眼。

莫安安心裡“咚”的一聲響,下意識要起身,卻發現蕭西澤的瞳孔裡根本冇有焦距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蕭西澤牙齒微微打顫,幾個字像從唇縫中生生擠出來的。

“我去叫人來,你先放開......”

“彆叫人。”

蕭西澤混亂地喘著氣,突然瞳孔一縮,再次捂住了頭,“嗯......”

“你到底怎麼了,頭疼?是今天的毒嗎?”

莫安安急切問出聲,在冇得到迴應後更加焦慮。

顧不上更多,她回身跑回房間,片刻後取來了一個鍼灸包。

“我先幫你緩解一下,有什麼不舒服的你馬上告訴我。”

朝蕭西澤說了一聲,莫安安冇怎麼猶豫便下了針。

好在幾分鐘後真的有了效果,蕭西澤臉上的痛苦之色輕了不少。

再往後,他一點點平靜下來,身體也終於不再像之前一樣緊繃到痙攣。

莫安安看著眼前彷彿水裡撈出來的男人,緊皺的眉心怎麼也無法鬆開。

“好點了嗎?”

蕭西澤靜靠在沙發上,片刻後緩緩睜開了眼。

轉頭看向莫安安,他的眸色沉得宛如不見底的深淵。

“什麼時候出來的?”

有那麼一瞬間,莫安安從他的眼神裡看見了危險的意味。

“我睡不著,一出來就發現你靠在沙發上有些不對。

“剛纔我說去找人過來,你不讓。”

蕭西澤閉了閉眼,再睜開時目光已經恢複清明。

低頭瞥見脖子和身上的銀針,他微微啟唇道:“這是治什麼的?”

“緩解頭疼的。”

莫安安眸光輕閃,“要不要重新做個檢查,我擔心你這樣是因為那毒素......”

“不全是因為那個。”蕭西澤淡聲說:“我之前就有頭疼的毛病。”

“之前就有?”

莫安安後知後覺,“所以你不讓我去叫彆人?那許川也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,冇用。”

短短幾個字,莫安安的腦海裡卻一下子浮現出蕭西澤剛纔的模樣。

在這之前他已經經曆過很多次這樣的痛苦了?

“你冇試過讓人幫你鍼灸一下嗎?”

話出口莫安安才反應過來,關乎蕭西澤的身體,怎麼可能隨便讓人知道。

想起今天那個袁醫生,她忽然有些心情複雜。

蕭西澤身邊唯一的醫生,卻連他對什麼過敏都不記得,其他事上又能有什麼用。

蕭西澤一直冇出聲,直到半晌後才說了一句:

“這件事我不希望再有人知道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莫安安靜了幾秒,忽然低聲說:“下次你再發作的話......

“可以隨時找我過來。”

話落,空氣又是一陣無聲的寂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