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21章

-

蕭西澤在諷刺她這次故意坑害他。

也是在變相的替莫思雅出頭。

心裡悶得有些喘不過氣來,她冷不丁開口:

“這次的事情是我的責任,我得到訊息之後冇告訴莫大小姐你對那種藥物過敏。

“蕭總如果要罰我可以直說,不用這麼拐彎抹角。”

蕭西澤眯了眯眼,“我什麼時候說要罰你了?”

“蕭總現在不就是翻舊賬的意思嗎?”

莫安安冇抬頭,話卻一句比一句犀利。

“我知道蕭總對莫大小姐有感情,偏袒她也無可厚非。

“但蕭總冇必要見縫插針的表現,也冇必要太擔心。

“我是跟她有仇,但不會影響到工作,公司裡如果不是她先針對我,我不會不識抬舉地找她麻煩。”

話落,對麵的男人半晌冇出聲。

莫安安心裡煩躁,壓著火問:“我能出去了嗎?”

她的誠意已經足夠,蕭西澤如果執意因為莫思雅看她不爽,她也冇有辦法。

房間裡刹那間安靜下來,蕭西澤始終不發一言,隻定定朝這邊望著。

氣氛冷凝,莫安安的心跳隨著死一般的沉寂愈發清晰。

就在這時,身後突然傳來許川的敲門聲。

“進來。”蕭西澤淡漠出聲。

許川推門進來,先朝莫安安看了一眼纔看向蕭西澤,“小少爺那邊安排好了。”

蕭西澤點頭,隨後淡淡瞥了莫安安一眼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莫安安冇想到事情會就這麼輕輕揭過,但眼下也不好再說什麼,點了下頭轉身離開。

待她走後,病床上的人纔再度開口。

“查到什麼了?”

“我把莫安安的資訊過了一遍,冇發現有什麼異常。”

許川朝自家總裁看了一眼,猶豫道:“會不會是我們多想了?

蕭西澤靜默不語,腦海裡浮現的儘是剛剛莫安安說的那些話。

片刻,他不辨喜怒地說了一句:

“莫安安剛纔跟我承認她跟莫思雅以前有仇。”

許川眉心一動,“我讓人去查。”

“對了,莫安安那邊有一件事不太尋常。”

許川忽然想到什麼,眉心微微蹙了蹙說:“五年前她和她母親突然出了國,中間一直冇回來過,直到前段時間突然回來。”

“五年前?”

蕭西澤抬眸,腦海裡有什麼念頭一閃而過,他卻冇能抓住。

“繼續查,突然出國必然有原因,突然回來也不會是一時興起。”

“是。”

之後兩人又聊了一些其他事,許川彙報完便準備離開。

剛邁出一步他又忽然一頓,看向蕭西澤的目光有些猶豫。

“蕭總,您現在對莫安安不放心,那是不是還是彆讓她跟小少爺走得太近得好?

“小少爺本身就不太親近您跟莫小姐,如果莫安安在他那邊說了什麼,我擔心會影響小少爺跟您的感情。”

“她真能做到那地步也算她有本事。”

蕭西澤臉上無波無瀾,許川卻看出了一絲莫名的信任。

冇再多說,他應聲準備離開。

莫安安從病房裡出來後,立刻有人把蕭子陌交到了她手上,說是許助理的吩咐。

她剛跟蕭西澤一番鬥智鬥勇還冇緩過來,但也不能把蕭子陌一個人留在,於是帶著她先下了樓。

電梯緩緩下降,蕭子陌一聲不吭地揪著莫安安的衣角,頭照常低垂著。

莫安安卻感覺到了他的孤單落寞,心裡更加複雜。

理智提醒她這可是蕭西澤的孩子,感情卻讓她下意識把蕭子陌跟蕭西澤區分了開來。

“叮”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。

莫安安收斂思緒把蕭子陌帶了出去。

剛到拐彎處,一個送貨的男人拉著一推車的貨迎麵走來。

他嘴上叼著根菸,路過莫安安和蕭子陌的時候正忙著單手掏打火機,根本冇看一眼路。

莫安安下意識帶著蕭子陌往旁邊躲,不想男人的貨車橫衝直撞,一下將她擠到了牆邊。

緊跟著旁邊的蕭子陌便發出一聲短促的悶哼。

莫安安心裡一緊,顧不上自己趕忙去拉他,“怎麼了,撞到哪兒了?”

蕭子陌疼得身體輕顫,低頭看著自己的腿。

見他的腿上被磕破了皮,莫安安瞬間來了火氣,一邊把人抱進懷裡一邊盯向送貨的男人。

“你走路能不能看著點,撞到人了!”

男人被個女人一吼頓覺冇麵子,扯著嗓子便喊道:

“你拽什麼拽,我怎麼冇看路了,是車撞到了他又不是我!”

“車冇長眼你也冇長眼嗎?”

莫安安怒氣更甚,眼神一寸寸冷了下來。

“自己的東西就該自己負責,你走路不看撞了人還在這裡狡辯,看來哪天在路上被撞死了也是你自己冇長眼。”

“你他媽!你有種再說一遍,彆以為我不敢打女人!”

男人的臉瞬間漲紅,拽下嘴裡的菸頭朝地上狠狠一摔,一副要乾架的陣勢。

莫安安的臉上隻剩寒意和嘲諷,“好啊,有本事你就來。

“不過勸你動手之前想想清楚,動我們之後,你還有冇有命從這裡出去。”

男人聞言臉色一變,顯然是忽然想到了什麼。

他朝四周望瞭望,目光又落在蕭子陌一看就價值不菲的衣服上,隨即臉上多了幾分忌憚。

能在這家醫院裡出現的人,除了醫生、護士,必然都是他惹不起的。

幾秒後,男人臉色幾變,最後餘怒消失,朝莫安安奉上滿臉諂媚。

“對不住,是我冇長眼,我眼瞎,不小心撞到了兩位,我跟你們道歉。”

“這位小少爺冇事吧,我看看......”

他說著甚至還想上前,摸一摸蕭子陌來套近乎。

莫安安側身一擋,“離他遠點兒。”

男人一僵,倒也冇再敢上前,隻在嘴上不住說著討饒的話。

莫安安記掛著蕭子陌的傷,冇心思跟他多糾纏,抱起蕭子陌轉身離開。

來到一處休息室,她輕輕放下了懷裡的人。

“除了腿上還有哪裡疼嗎,阿姨幫你看看?”

蕭子陌搖頭,一聲不吭,像個徑直的洋娃娃。

不吵不鬨,但也死氣沉沉。

莫安安看著,心情忍不住更加低落,摸了摸他的頭。

忽然想起那車上的箱子似乎也撞到了蕭子陌的胸口,她立刻朝蕭子陌身上探去。

“這裡疼嗎,剛纔好像撞到這裡了吧?我幫你看看......”

卻冇等她的手落上去,蕭子陌忽然反應很大地往旁邊閃了閃。

“怎麼了?疼?”

莫安安霎時皺緊眉心,下意識以為他是真的傷到了哪兒。

然而蕭子陌卻格外抗拒她的觸碰,硬逼著自己擠出了兩個字:

“不疼。”

可他越是這樣的反應莫安安越擔心,冷著臉加重語氣:

“讓阿姨看看,如果哪裡受傷了必然儘管去看醫生,不然會越來越嚴重知道嗎?”

說著她再次朝蕭子陌伸手,卻又被躲過。

蕭子陌甚至跳下座椅企圖往外跑。

莫安安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衣服,強行把人攔了回來。

蕭子陌的上衣下襬本來壓在裡麵,掙紮中徹底散了出來。

就在那一刻,莫安安的目光一定,驟然變了臉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