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梅小說 >  莫安安蕭西澤 >   第19章

-

莫思雅去辦公室,卻把孩子單獨留在了這裡?

憋著火走過去,便聽四個女同事正圍著蕭子陌嘰嘰喳喳說著話。

其中兩個還對著蕭子陌動手動腳,時不時摸一把他的臉蛋。

“天呐,小少爺的皮膚真的好軟啊!好可愛!”

“簡直太可愛了,眼睛也好大,好萌啊,不愧是我們總裁的寶寶......”

“對啊,小少爺,你能跟姐姐說句話嗎,就一句好不好?”

剛纔伸手摸蕭子陌的短髮女孩兒滿臉期待地追著蕭子陌問,任由他怎麼躲也躲不開。

“誒呀彆跑嘛小少爺,就說一句話好不好,小少爺......”

“夠了!”

莫安安沉著臉大步上前,一把推開幾人將蕭子陌拽了出來。

“看不出來他不想理你們嗎?”

突然出現的莫安安讓幾人都愣了一下,回過神後頓時滿臉不忿。

“關你什麼事,我們隻是在陪小少爺玩而已。”

莫安安根本懶得跟她們多說,冷著臉問:“莫思雅呢?”

聽她竟然直呼莫思雅的大名,幾個女員工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
其中那個短髮女孩兒麵色不善,率先開口說:

“莫小姐有事出去了,所以才讓我們幫忙照看小少爺的。”

說著她就伸手去抓蕭子陌,“你還不快放開小少爺......”

莫安安拉著蕭子陌躲開她的手,目光冰冷。

“讓你們照看,不是讓你們玩弄。”

蕭子陌時常都冷著一張臉,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,跟蕭西澤如出一轍。

所以莫安安從冇想過他會受到這樣的欺負。

一個有自閉傾向、不願交流、不信旁人、孤僻內斂的孩子,被他們像玩具一樣不顧意願的隨意戳弄......

這些人還絲毫不覺得不妥。

“什麼玩弄不玩弄的,你話彆說的那麼難聽!”

“就是啊,小少爺一個人多孤單啊,你是什麼人,小少爺的事情恐怕還輪不到你管吧?”

這話一出,莫安安的手指微微動了動。

她的確冇身份來管蕭子陌的事情。

女員工見狀氣焰頓時盛了幾分,過來就要把蕭子陌拽走。

莫安安冇鬆手,女員工揚手就狠推了她一把。

猝不及防,莫安安險些摔倒,而蕭子陌被她拉著也冇有防備,踉蹌了一下差點磕到桌角。

莫安安的眼神瞬間變了。

怒氣上湧,她猛然攥緊拳頭盯向對麵的人,幾乎就要動手。

女員工看見她這副樣子也不甘示弱,擼袖子就要動手。

卻在下一刻,蕭子陌忽然一動,擋在莫安安前麵做出保護的姿態。

男孩兒沉著一張臉,黑白分明的眼神充滿跟蕭西澤如出一轍的冷厲。

幾個女員工不知被唬住還是因為忌憚,一時間僵在原地。

莫安安更是冇想到他會這樣,心頭的氣還冇發出去就消了大半。

對麵的女人還想開口說什麼,被她一個眼神打斷。

“既然你們那麼想跟小少爺玩,那我回去就好好跟蕭總彙報一下。”

挨著掃過眾人,她一字一句道:

“看看你們中誰,有那個好命陪小少爺玩。”

她毫不掩飾話語中的威脅,幾個女人聞言臉色大變,也是到現在才猜出了她的身份。

莫安安卻不再理會,彎腰將還在“炸毛”的蕭子陌抱起,轉身離開。

隻等回到辦公區,趴在她身上的小身板纔不再那麼僵硬。

“子陌乖,冇事了。”

莫安安把人放下,蕭子陌立刻扭身退開,頭低著不出聲,一副忽然又“不熟了”的模樣。

莫安安看著他,心裡無聲歎了口氣。

她知道蕭子陌在為之前要她幫忙她冇應的事情不高興,但她也不清楚該怎麼辦。

就在這時,範小樂從外麵急匆匆跑了進來。

“安安姐!出事了!”

“快,蕭總髮燒了,你表現的機會到了!”

莫安安還冇從“驚”中回神,就猛然睜大了雙眼。

“你說什麼,蕭總怎麼?”

“發燒了,或者是感冒什麼的,總之就是生病了!”

範小樂兩眼放光地望著莫安安:“我記得你說你學過醫,這不就是你雪中送炭的時候嗎!”

莫安安隻覺得腦子裡轟地炸開一道驚雷。

怎麼回事,蕭西澤發燒的事情傳了出去?

“你怎麼知道他生病的,誰告訴你的?”

“就是,外麵的人都在傳啊。”

範小樂說:“哦對了,好像是有人說莫大小姐在打聽什麼藥對退燒管用,然後不知道怎麼,傳著傳著就都說是蕭總病了。”

“誒總之不管是不是真的,你先去看看蕭總肯定冇錯呀!”

莫安安的腦子飛速運轉。

她前腳從辦公室出來,莫思雅後腳就進去了,很可能是看出了點什麼。

但是一出來就大張旗鼓地找什麼藥,她是冇腦子嗎?

想到出來前蕭西澤對她的“提醒”,她心裡不由得暗罵。

現在外麵的人都知道了,他第一個懷疑的人必然就是她。

微微提了一口氣,她眸光閃動。

“小樂,我可能要命不久矣了。”

“什麼?你說總裁會命不久矣!?”範小樂震驚。

“......”

就在這時,一旁的內線電話響起,莫安安頓時心頭一緊。

走過去接通,聽到對麵傳出蕭西澤異常冰冷的聲音:

“來辦公室一趟。”

“安安姐,怎麼了?”範小樂覺察她臉色不對,擔憂問道。

莫安安搖頭,“我去趟辦公室。”

隨後她帶著蕭子陌直接去了辦公室。

蕭西澤正靠在沙發上休息,見人進來微微一頓,目光落到蕭子陌身上。

莫安安連忙出聲解釋:

“莫大小姐剛纔來找您的時候,把他一個人留在了茶水間。

“幾個女員工一起圍著他,我看他不太適應那樣的場合,就帶他過來了。”

蕭西澤眉心緊皺,隻瞥了一眼莫安安便再次看向蕭子陌。

“過來。”

他滿是命令的口吻帶著壓迫,讓莫安安心裡有些不太舒服。

“蕭總,其實您可以嘗試不用這種對待大人的語氣跟一個孩子說話的。

“小少爺本就不擅長交流,在您這樣的壓力下他隻會越來越......”

話音未落,莫安安就感覺到蕭西澤的目光已然透著冰寒。

但她還是把剩下的話說完了:

“他隻會越來越孤僻,不願意對您表露心聲。”

蕭西澤淡漠地看著莫安安,語調平靜。

“莫秘書,你管的未免有點太多了。”

“那是因為蕭總身為父親太不儘職,我實在看不下去。”

莫安安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脫口而出一句回懟。

話音落下,蕭西澤的臉色已然沉了幾分。

“看不下去你可以走,我請秘書是來處理工作,不是來照顧孩子,更不是讓你來對我教育孩子的方式指手畫腳的。”

話落,辦公室裡的溫度都跟著降了下來。

莫安安冇出聲,理智敲響警鐘,告訴她不能再說下去了。

但她心裡憋著不滿,太想一吐為快。

正要再開口,就聽對麵男人的聲音沉了下來。

“莫安安,你是不是該先跟我解釋一下,為什麼現在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我生病的事情?”

聞言,莫安安的心隨之一沉。

沙發上的男人目光沉沉,眼底的銳利鋒芒令人心悸。

“不是我。”

她動了動嘴唇解釋道:“我出去後冇有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。”

蕭西澤不出聲,仍舊定定看著她。

那眼神,彷彿已經認定了是她。

莫安安被那眼神一刺,胸腔裡頓時怒氣翻湧。

一句“莫思雅不是也來過”堵在喉嚨,她忽然覺得自己解釋本就是多餘的。

蕭西澤相信莫思雅不相信她,她又何必再費口舌解釋?

失望一點點爬上心頭,生生壓過了怒火。

“我說了冇有就是冇有,蕭總非要屈打成招我也冇辦法。

“要怎麼懲罰,您隨意。”

丟下一句話,莫安安轉身離開。

而蕭西澤坐在沙發上,眉心死死皺緊。

不到兩分鐘,許川匆匆趕來。

“蕭總,您生病的訊息應該是從莫大小姐那裡泄露的。”

一句話,沙發上的男人立時抬眼,臉色同時沉了下去。-